08:综合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 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庚子新春 图书馆人话阅读与生活
  ■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 解慧 夜雨/采访整理

  吴建中:文艺作品丰富人的精神生活

  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

  读书是贯穿人一生的很平常的事情,但人们不会厌倦它,反而越读越对书产生好感。

  读书分两种,一种是功利性阅读,主要是为了满足生存和工作的需要。一种是愉悦性阅读,也可能是漫无目的、休闲式阅读,但它可以让人感到身心充实,在潜移默化中增强韧性。人们在摄影的时候也好,在观赏的时候也好,都会把镜头瞄准那些优雅而休闲的阅读者。如果人的姿势可以分成富有和贫乏的话,那阅读毫无疑问属于富有的,因为对自己有信心、对未来有期待的人,才会对阅读感兴趣。

  如果一本书能改变人的一生的话,那说明这个人可能属于贫乏的一类。阅读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行为。每读一本书,都会有所触动,有所收获,但有时候这种触动或收获可能是微不足道的,但久而久之会形成积累和升华。

  我喜欢阅读,因为阅读可以把别人的经验变成自己的经验,别人的知识变成自己的知识,当自己遇到书中人物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时,就会感到读书很有用,因为你多了一个可参考可选择的解决方案。

  所以,我通常建议大家多读文艺作品,它能丰富人的精神生活。其实你观察一下,喜欢阅读的人通常也喜欢听音乐、看电影、上剧院,这些人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向上、向善的精神,而且特别喜欢与周围的人分享。

  作为一所高校图书馆的馆长我也喜欢分享,分享阅读,分享文化。2019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澳门大学图书馆举办的“笹川杯品书知日本2019征文大奖赛”的澳门赛场颁奖活动。活动结束以后,澳门大学的学生与来自日本的留学生用汉语和日语朗诵诗词,澳门大学汉文化协会还组织了一场汉服表演。虽然表演的同学没有模特儿专业,但这场分享让我们体会了不同文化之间的美。

  此外,我认为,年轻人的阅读要符合他们的时代。所以我一到澳门大学图书馆,就开始着手数字化转型,因为我面对的群体主要是一批更适应于数字生活的人,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。阅读不管读什么,重要的是内容,以及能否读的进去,与载体无关。

  顾犇:在阅读推广中尽一点微薄力量

  国家图书馆外文采编部主任,代表作有《简明牛津音乐史》(译著)、《书山蠹语》等。

  读书没有实际用处,但又能改变人生。罗曼·罗兰《米开朗琪罗传》中的如下段落,说得非常好:伟大的心魂有如崇山峻岭,“我不说普通的人类都能在高峰上生存。但一年一度他们应上去顶礼。在那里,他们可以变换一下肺中的呼吸,与脉管中的血流。在那里,他们将感到更迫近永恒。以后,他们再回到人生的广原,心中充满了日常战斗的勇气”。读书的作用,就是这些。

  年轻时候读了毛姆的《人性的枷锁》和海明威的《老人与海》,印象深刻,对自己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。所以也一直保持着阅读的习惯,每一次外出时候随身带书。虽然我熟悉各种新媒体,但是我反对手机阅读,反对碎片化阅读,提倡纸本书的阅读。由于没有完整时间阅读,我多利用碎片时间读书,积少成多,集腋成裘。我还随手作笔记,记录心得。如果能积累成比较多的文字,就写成书评发表。

  作为一名图书馆人,阅读推广是我的工作亦是我的责任,2019年“4·23世界读书日”,我与20多位同事和全国公共图书馆代表一起宣读《服务全民阅读 共创美好生活——中国图书馆界4·23全民阅读活动倡议书》。当我在电视上看到自己的身影,感受到自己在阅读推广中的一点微薄的力量。

  屈南:文字是思想传承和发展的最好方式

  首都师范大学图书馆副馆长

  我这里谈读书,限定在文字阅读,一方面,我认为从古至今,文字是一种思想得以广泛传播、被后人继承的最好方式。虽然到了互联网、智能手机普及的今天,音视频资源可以被大众随时随地便捷获取,我仍坚信文字是思想传承和发展的最好方式,一个有思想的民族才能不断创新和发展壮大。另一方面国家倡导阅读,全民阅读被连续几年写入政府报告,阅读被提升到国家战略来倡导。

  只要是文字阅读,什么姿势都很美。当然我们要读正能量的、优质的、经典的、有深度的文字。人类文明走到今天,产生了千千万万经典的优秀著作,不同的作家和图书在我人生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影响,对我个人以及家庭都有很大帮助。可以说,人读的书越多,人生就越丰满,去年的流行语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我想指的正是那些千千万万优秀的、经典的作品,它们在人们的阅读中,潜移默化,深入人心,不知不觉改变了人生的轨迹。

  作为一名高校图书馆阅读推广人,推广阅读一定要遵循立德树人、融合发展、三全育人,我馆2019年的阅读推广活动就是如此,深受全校师生喜爱。而我个人的阅读,不在乎通过什么介质阅读,只要是阅读文字,我认为都应该提倡,不管是电子书还是一些优质的推送文章,都能所有收获。首先大量阅读可以培养文字的敏感性,其次部分短阅读可以引向系统阅读,比如我关注陈春花老师,是因为北京大学教务部推送了一篇陈春花老师的文章《大学的力量》,并由此关注她的书,这是典型的由短阅读引向整本图书阅读。所以对于大学生阅读,我们应积极介入和引导。

  此外,我的阅读是随时随地的,常常利用碎片时间进行阅读,如做家务的时候,我会选择有声读物,去年收听了余秋雨老师的《中国文化必修课》,受益匪浅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2020年度预测·文创版权
   第03版:2020年度预测·文创版权
   第04版:综合
   第05版:阅读推广专题/名家话阅读与生活
   第06版:阅读推广专题/出版人话阅读与生活
   第07版:阅读推广专题/出版人话阅读与生活
   第08版:综合
   第09版:中国馆情
   第10版:中国馆情/年度观象·图书馆
   第11版:中国馆情/年度观象·出版社
   第12版:精品精荐
北方文艺出版社“宋词经典研究系列”焕发光彩
荐读书单
庚子新春 图书馆人话阅读与生活
七十载薪火相传 新时代不忘初心
团结出版社《失控的家长:儿童心理直播间》引关注
上海人美社书籍设计浸润中国文化
别样时空里的生命与劳作——读冯娜《植物记》
中国图书商报综合08庚子新春 图书馆人话阅读与生活 2020-02-04 2 2020年02月04日 星期二